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抚州准分子激光手术治疗近视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19 19:46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抚州准分子激光手术治疗近视,南昌飞秒激光矫正近视,江西南昌眼角膜移植排斥吗,抚州眼睛激光要多少钱,宜春眼睛近视做手术多少钱,景德镇做近视眼手术大概多少钱,南昌准分子近视手术多少钱

原标题:一个棒槌在世界第三大歌剧院听交响乐是一种怎样的体验

意大利19日谈带你重走文艺复兴之路

斯卡拉歌剧院Teatro alla Scala送自己一个斯卡拉之夜用心聆听音符之美

文艺复兴——Renaissance,如果首字母不大写,则直译为复兴。欧洲13世纪末开始的复兴,之所以称为“文艺复兴”,是因为文艺,是表现社会和民族复兴的最直观形式。

这场延续三百年,至今影响整个欧洲甚至世界的“复兴”的痕迹,遍布在意大利的大街小巷。

人们常说,“太阳底下无新事”。

循着这些耀眼和生动的足迹,关于人生,关于世界,我们又会得到什么新的启示?

灵魂和肉体,总有一个在路上。

就让你的灵魂,跟着我即刻上路吧。

斯卡拉歌剧院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?

歌剧大师威尔第、普契尼在这里成名;

著名歌剧《图兰朵》在这里首演;

拜伦、司汤达以来这里听歌剧作为时尚;

帕瓦罗蒂、多明戈在这里成长;

无数世界顶级艺术家以登上这个舞台为豪。

斯卡拉不仅仅是世界屈指可数的音乐殿堂,更左右着歌剧乃至整个音乐世界的潮流。在这里,欧洲地位最高的音乐人从歌唱家转移到作曲家,最终转移到指挥家,对于音乐的认知达到空前的高度。

然鹅,作为一个棒槌,五线谱都忘的差不多的我,认为自己也应该至少接接先进艺术形式的仙气儿。因此,米兰之行绝不容忍错过的,一定是在斯卡拉歌剧院看一场演出!

买斯卡拉演出票是个技术活

纠结的摸索就不多说了,说说怎么才能最有效率的买到演出票:

百度搜索斯卡拉歌剧院官网,查看在米兰期间的演出信息,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剧目,空出时间。

斯卡拉一般的演出时间是晚上8点,演出当天晚上5点,到斯卡拉歌剧院正门左手边的侧门售票处直接买票。

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:

5点开始,售票处门口会出现一个老奶奶,给排队的人发排号券,请务必携带护照以便登记姓名,并等待叫号买票。

排号小纸条是这样滴

如果排号发没了,那就只能碰运气看是否能发放站票了。当然只要你5点或提前一点准时到,基本一定可以拿到号。

演出票

前文提到,笔者确实是个棒槌,整不明白歌剧院的结构,买什么票合适,所以干脆跟售票员说:我就要跟前面那个爷爷一样哒票!结果,买到了一张便宜到哭的音乐会门票,花6块钱观赏世界顶级著名指挥丹尼尔·加蒂(Daniele Gatti)的表演。

买完票到演出开始的间隙做点啥?

自然是填饱肚子了!

精神食粮和物质食粮,一个都不能少。

在斯卡拉歌剧院旁边,金碧辉煌的埃马努埃莱二世长廊(La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2)里,吃一顿据说全米兰最好吃的厚底披萨!边吃披萨,边百度预习一下今晚的指挥家加蒂以及指挥曲目《复活》和作者马勒的前世今生。

也不知道这个名号是不是大众点评评的,这家店基本就相当于天津二姐煎饼果子。虽然店面小,顾客甚至只能站着吃饭,但是味道是名副其实的扎实。

烙饼小哥看到我在拍照,赶紧摆个Pose:我家意大利煎饼就是一级棒!这家店的名字:

再说一遍!

全米兰最好吃的厚底Pizza,吃在嘴里,暖在心里,没毛病。

斯卡拉难忘之夜

没错,这里就是斯卡拉,外表如此朴实无华,却包裹着惊人的瑰丽。剧院门口的石板路,曾经迎来送往无数时代名流的马车,先生们与女士们在深夜走出斯卡拉,高声谈论着当晚的精彩演出,这就是19世纪中叶斯卡拉的一个非典型夜晚。

歌剧院对面的小广场上,矗立着莱奥纳多·达芬奇雕像,雕像脚下,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四位追随者。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晚年,就在这座既古老又时尚的都城中度过,这里没有讨厌的米开朗基罗,人们都爱达芬奇。

一百多年前,拜伦和司汤达在每个有演出的日子聚在斯卡拉,他们穿过富丽堂皇的大厅,进入豪华的专属包厢。

包厢不但是贵族和名流看剧的地方,更是典型的上流社会交际场,在一间间包厢内,生意被撮合,勾当被达成,剧院甚至还提供包厢赌博服务。

斯卡拉歌剧院内部是一个巨大的马蹄形结构。舞台上的声音通过这个结构在空间中盘旋回荡,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扩音装置。

观众席分为三部分,最下面的舞池、自下而上的四层包厢、和最上面两层的廉价座位。

跟着我前面的老爷爷,我有幸买到了第三种票。

据说最上面一层的观众最受到演出者的敬畏。因为他们不但贫穷,而且极为专业和苛刻(事儿*),他们对音乐抱着饱满的激情,当然也不愿意放过任何演出者的失误,对差强人意的演出的嘘声99.99%是从这里传来的,我想,也正是他们对艺术和演出者极高的要求,成就了斯卡拉如今的盛名。

这一层,80%是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,演出开始后,几乎所有人都跟孩子一样,趴在栏杆上,屏气凝神的观赏这场演出。看着他们孩童般的专注,内心不禁羡慕不已,当我垂垂老矣,是否还会有三五好友结伴相邀,是否还会有一个让我毕生去追求的爱好呢?

用心聆听,棒槌也能听出门道。

今晚的交响乐是作曲家马勒最著名的交响乐之一《复活》,这也是指挥家加蒂最擅长的作品。

关于作曲家马勒、作品《复活》以及指挥家加蒂的背景,在百度上都能搜到,这里就不赘述了。

这么多年不碰乐谱,什么大调小调我早就就饭吃了,所以相信我,就算啥都不懂,只要稍微了解一下音乐背景,用心去听去感受,音乐会绝对能给你意想不到的收获,甚至可以说是一次智力和审美力的游戏。

音乐的世界里,作曲家用音符取代文字和图像。有的人喜欢拍纪录片,有的人喜欢悲剧,喜欢爱情片,那么《复活》可以说是一部掺杂着悬疑和科幻的宗教片。

诡谐多变的曲调,复杂深奥的情绪,不仅仅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指挥所渴望挑战的,更令无数想用耳朵去听世界的人着迷。

《复活》的剧情表面上看起来讲的是天使与撒旦经历斗争,对人类进行最后审判并复活人类的宗教传说,但内核却是作曲家对于死亡和宇宙的深刻个人态度,如果一个人不站在生命之上,冷眼旁观,也许很难对人性的多变,生命的脆弱与狰狞描绘的如此冷静客观。然而这种客观中饱含了历尽劫数的人类感情,不能不说是作曲家发自肺腑的人生总结。

演出结束,伴随着永不停息的掌声,和时不时传来的Bravo的叫好声,指挥带着两个女歌唱家返场致谢数次,人们才渐渐离去。

在斯卡拉博物馆探寻往日时光。

斯卡拉博物馆就在斯卡拉歌剧院正门左侧,除了特殊节日和每天中午12:30开始的一小时午休时间,博物馆从早9点到晚上5点开放。

如果不凑巧赶不上演出,可以通过博物馆进入斯卡拉歌剧院的内部,从包厢视角一览斯卡拉的富丽堂皇。

斯卡拉歌剧院第一次建成于一座教堂之上,与米兰大教堂遥相呼应,似乎象征着宗教与世俗的对立。

在文艺复兴后期,人的重要性越来越得到重视,在经济发达和引领时尚的米兰,建立起了供人们享乐和陶冶性情的音乐宫殿。

这里是世界上第一家通电的歌剧院,当时的歌剧院经理从美国带回了爱迪生的发明,用2000多只明亮的灯泡将这里装点的金碧辉煌。

这座音乐宫殿里,诞生了数不胜数的音乐大师,在每一层的大厅中,都矗立着这些人物的雕像。人的身躯腐朽了,而他们留下的乐章却永久的被这座歌剧院记住,在反复的演绎中得以世代传颂。

穿过大厅来到博物馆,这里陈列着在斯卡拉往日时光中,与音乐有关的一切。

著名演员和音乐大师的形象,甚至他们当时使用的服装、道具、乐器都一一陈列,斯卡拉不会忘记他们,世界更不会忘记他们。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王萌萌    编辑:郁坤    责任编辑:刘玉飞